聚焦名企

当前位置: 首页>企业>聚焦名企

千亿阅文集团坠落:背靠腾讯却两年暴跌700亿 曾涉吴秀波事件
关键词:

2019-08-17 10:07:39来源: 中国经济网编辑: 刁艳艳点击量:

版权收入同比增加280%。

2017年11月8日,腾讯控股有限公司(下称“腾讯”)控股的“网文第一股”阅文集团在香港联交所上市,当时多家机构看好,甚至其市值一度冲到近千亿港元。但仅仅两年,阅文集团市值就跌去700多亿港元,昔日网红公司要“凉凉”?

8月13日上午,中金将“网文第一股”阅文集团评级下调至与大盘持平,目标价29港元。随即,当日港股收盘时,阅文集团股价暴跌17.81%,报24港元每股,创下一年来盘中最大跌幅。

不久前,阅文集团发布了2019上半年业绩财报。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阅文集团实现总收入29.7亿元,同比增长30.1%;毛利为16.2亿元,同比增长35.5%。而上半年净利润为3.9亿元,同比下降22.4%;非通用会计准则本公司权益持有人应占盈利38.9亿元,同比下降19.3%。

利润下降源于阅文集团强项业务——在线阅读业务收入的下降。2019年上半年,阅文集团在线阅读业务收入由2018年同期的18.5亿元,下降至16.6亿元,同比下降11%。与此同时,阅文版权运营收入大增,同比增长280.3%至12.2亿元。

时间财经查阅阅文集团官网发现,其旗下囊括 QQ 阅读、起点中文网、新丽传媒等业界知名品牌,拥有 1170万部作品储备,780万名创作者,覆盖 200多种内容品类,触达数亿用户,已成功输出《鬼吹灯》《盗墓笔记》《琅琊榜》《全职高手》《扶摇皇后》《将夜》等大量优秀网文 IP 改编为影视、动漫、游戏等多业态产品。

公开资料显示,阅文集团由腾讯文学与原盛大文学整合而成,成立于2015年3月。控股股东为腾讯。

背靠腾讯这棵大树,曾被看好的网红公司如何跌去700亿港元市值?

股价往往是公司业绩和经营情况的直接反映。时间财经查阅阅文集团股价K线图发现,2018年年中貌似是一个关键节点。从这之后,阅文集团的股价一度下探,直到跌到历史低点。公司业务层面,主营业务也是在这之后开始经受免费阅读的冲击,影视行业的严监管政策,甚至到今年版权的纠纷,这似乎也是阅文集团“凉凉”的分界点。

时间财经就相关问题联系阅文集团公关部,截至发稿,并未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阅文集团2018年大手笔收购了主营影视业务的新丽传媒。一位投资影视基金的业内人士告诉时间财经,从2014年“一剧两星”政策开始,电视剧就受到了很大影响。从投资人的角度看,投资影视赔钱的很多。投资影视的人不一定懂影视,很多是做传统行业的。一看到影视市场这么好,投资周期一年左右,相对比投资实体经济周期要短很多,很多做实体行业的人会转投影视。如果碰到不是很专业的制作人、制片人,再加上电视剧销售渠道、题材受到限制,赔钱的很多。

此外,受吴秀波事件影响,由其主演的部分影视作品受到波及。其中电影《情圣2》撤档,电视剧《渴望生活》在2018年4月30日已经杀青,直到目前仍未播出。该业内人士对时间财经表示,《情圣2》基本是没希望了,因为在这种严监管政策下,之前就有某卫视春晚把吴秀波剪辑下来,这种就凉凉了。

来源:同花顺 阅文集团从上市到近期k线图

来源:2018年阅文集团财报

  截至8月15日港股收盘,阅文集团收盘报价24.10元/股,上涨1.26%,总市值246.30亿港币。相对于上市首日突破的110港元/股,跌去78.09%。

  免费阅读冲击潮

  阅文集团的转折点始于2018年下半年。当时,免费阅读APP呈井喷式状态涌现,不断抢夺阅读市场份额,对阅文集团的江湖地位构成了一定的威胁,也进一步打破了阅文集团一家独大的局面。

  免费阅读app的兴起,直接导致了阅文的付费用户流失。财报显示,公司2018年平均月付费用户人数为1080万,低于2017年的1110万人,付费比例也从5.8%下降到5.1%。

  比如2018年5月,趣头条推出免费阅读APP米读小说,依靠趣头条导流自然是不容小觑。据趣头条2018年财报显示,上线当年米读小说已经积累了500万的日活用户。另艾瑞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月,米读小说的月度独立设备数为1180万台,位列在线阅读榜单第7名。

  面对这些免费阅读APP强势出击,为了拓宽市场,阅文集团也只能在2019年上半年,推出免费阅读APP飞读小说,并通过广告实现变现。这对以付费为主的阅文集团来讲也是无奈之举。

  值得注意的是,受付费用户流失影响,阅文集团整体业绩增速也出现放缓。2018年公司营收50.38亿元,同比增长23%;而2017年营收约为40.95亿元,同比增长60.2%,增速明显减慢。

  2019年半年报公布之后,中金公司下调阅文集团评级。中金公司研报表示,阅文集团的付费模式表现低迷,免费阅读模式则刚刚起步。付费率下降0.5个百分点至4.5%,主要由于公司上半年加强了付费内容的审核和上架控制,造成自有平台付费用户数量下降。预计下半年付费阅读业务关键指标将维持疲软;免费阅读方面,受益于积极推广,免费模式用户群将有所增长,但变现仍处于初期。

  面对国内网文市场越来越多参赛者的涌入,公司开始发力出海探索,建立了海外门户网站起点国际。截至目前,累积用户访问近4000万,海外创作者超34000人,原创英文作品50000余部。其中《诡秘之王》不仅在读者评分上获得4.8的高分,还成为了当下起点国际讨论量最高的一步作品。不过最终探索结果如何,还要看后续操作。

  此外,今年5月20日,阅文集团旗下网站“涉黄”。上海市网信办联合市“扫黄打非”办、市新闻出版局,针对阅文集团旗下起点中文网对用户发布违法违规信息未尽到管理义务,传播导向错误、低俗色情小说等问题约谈运营企业负责人,责令其立即自查自纠,全面深入整改。整改期间,起点中文网问题突出的“都市”频道“异术超能”栏目、“女生网”频道“N次元”栏目暂停更新7天,时间从5月21日15时至5月28日15时。

  阅文集团负责人表示,将深刻检讨,认真反思,根据管理部门要求,开展全面自查清理工作,加强内容审核管理,确保合法合规运营。

  影视行业监管“寒冬”

  除了受到免费阅读崛起、旗下网站涉黄的影响外,2018年下半年阅文集团旗下子公司新丽传媒在影视行业也面临严监管问题。

  2018年8月14日,阅文集团宣布拟以不超过155亿元人民币对新丽传媒进行全资收购。

  时间财经查阅公告发现,新丽传媒主要从事电视剧、网络剧及电影的制作和发行,已製作不少极为成功的不同类型电视剧、网络剧及电影。公司具备制作顶级电视剧及网络剧的卓越往绩,并取得明显成功及荣获多项赞誉。

  “收购新丽对阅文来说,是一个能将自身内容实力向下游延展的稀缺机会,使阅文能够进一步深入IP价值链,优化为作家和用户提供的服务。我们相信,此次联合将为阅文股东创造重要的长期战略价值。”阅文集团联席CEO梁晓东称。

  但这一举措在资本市场似乎并不被看好,从宣布日起股价也应声大跌,短短5天市值蒸发近150亿港元,接近于“跌去一个新丽传媒”。

  不过,阅文集团也留有“后手”。关于此次收购,阅文集团和新丽传媒设置了业绩对赌条款。新丽传媒股东承诺,公司在2018年、2019年、2020年的净利润将不低于5亿元、7亿元及9亿元,共计21亿元。若新丽传媒完成业绩承诺,阅文集团将以50%现金加50%新股,分期三年向新丽传媒管理层支付对价102.1亿元。

  可是,新丽传媒业绩并不如预期。去年新丽传媒净利润仅为3.24亿元,并没有完成第一年的业绩。三年实现21亿元净利润,对新丽传媒来说,难度可想而知。

  而值得关注的是,今年7月12日,广电总局电视剧司召开“电视剧内容管理工作专题会议”,要求重点加强对宫斗剧、抗战剧、谍战剧的备案公示审核和内容审查,治理“老剧翻拍”不良创作倾向。

  而新丽传媒的《庆余年》《狼殿下》《天龙八部》《鹿鼎记》分别都在宫斗剧、翻拍剧这一范围内,管控风险非常大。值得一提的是,阅文集团的主要IP版权也都集中在古装、玄幻等题材,这无疑给新丽传媒和阅文集团带来更多不确定性。

  资深业内人士对时间财经解读称,影视项目的制作过程,风险比较多,面临政策风险、人为风险等。电视剧的投资往往比较大,制作成本比较高。一部电视剧少则几千万的投入,多则几个亿。这个政策一出台,很多正在拍的,或者刚刚拍完的以及之前拿到发行许可证的公司,可能都会面临这个戏被赔掉的风险。网络如果不限制的话还好一些,但是只有海外版权也卖不了多少钱。

  此前受吴秀波事件影响,由其主演的部分影视作品受到波及。其中电影《情圣2》撤档,电视剧《渴望生活》在2018年4月30日已经杀青,直到目前仍未播出,而新丽传媒为《情圣2》《渴望生活》出品方。

  该业内人士表示,这部电影基本凉凉了。并且他表示,之前有朋友做房地产开发,2014年投资了一部电视剧,因为种种原因没有上线,过了四五年打算卖,星级卫视也没戏了,就走的地面。但是一集不超过一万块收购,三十多集也就收回来三四十万。像这种情况特别多,一抓一大堆。

  涉版权纠纷

  2018年9月,阅文集团出现多起法律纠纷,而如今涉法律纠纷并没有被遏制住。

  时间财经查阅天眼查显示,阅文集团全称为“上海阅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今年6月以来,阅文集团共涉及11起司法纠纷,其中有8起担任被告或被上诉人身份,案由主要是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著作侵权、出版合同纠纷等。

  从目前来看,尽管阅文集团还是在线阅读市场上的绝对龙头,但其资本市场的表现确实不尽人意。甚至股东开始卖出阅文集团。

  据彭博消息,阅文集团今年7月24日出现一宗大手卖出交易,阅文集团前第四大股东凯雷集团以每股35.5港元至36港元的价格转让2800万股,较当日37.6港元的价格,折让4.3%至5.6%,涉及套现金额达10亿港元。据凯雷集团2018年年报,集团及一致行动人持仓将减少41%。据澎湃新闻消息,这得到了阅文集团内部人士的确认。

  随后,事件发生后第二天港股收盘时,阅文集团股价跌至33.25港元,跌幅高达11.57%。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今年更早之前,6月10日,阅文集团曾宣布了5亿港元股票购回计划。公告称,董事会批准了一项股票购回计划,授权公司在未来6个月之内购回不超过5亿港元的公司股票,该计划有效期截至2019年12月9日。

  截至2019年7月25日,阅文集团自6月10日起,目前累计回购54.56万股,约占总股本的0.05%,涉及资金约为1795.09万港元,约占总回购金额的3.6%。

  阅文集团认为股价被低估,然而股东却开始抛售公司股票,套现数额远超回购数额。两相对比,在投资者和股东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掌握更多信息套现的股东也就为回购埋下了雷。英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对时间财经表示,碰到这种情况说明公司有事情,投资者需要谨慎。

  尽管2019年上半年年报显示阅文版权运营收入大增,同比暴增280.3%。但是如何应对付费用户缺失,影视行业“寒冬”,阅文集团还有很长路要走。


责任编辑:赵亚宣

氧霸空间网站用广告条.jpg